請選擇 進入手機版 | 繼續訪問電腦版

管仁健觀點》台灣到底還有多少所的「翠華中學」?

[複製鏈接]
TW_NEWS 發表於 2021-1-16 16:07:48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打印 上一主題 下一主題
 

0da3hde0vwx8506.png

0da3hde0vwx8506.png

        
              
        邱顯智質疑校園威權依舊未散。   圖:翻攝自邱顯智臉書      
                  
   
  
              
                                            
              
              好冷、好冷、好冷喔!2021年一開始,鄉民們一定就都感受到了「全台灣都在冰箱裡」的「負北極震盪」。
所謂的「負北極震盪」,就是暖空氣進入極區,因而把冷空氣推到中低緯度,引發亞熱帶甚至熱帶的異常暴風雪與寒冬。加上最近這幾波冷空氣都偏溼冷,因此連中南部地區也多為陰天。
很多年輕的鄉民都喊著受不了,暖暖包賣到缺貨,號稱一件抵6件的衝鋒衣更是搶手。我同學說恆春都有人在賣太空衣,全台民眾應該都感受明顯的低溫急凍。
不過回到台灣史來看,受全球暖化影響,其實這30年多年來,台灣平均溫度是在緩慢上升,因此鄉民們對寒流來襲時的耐力就變差了。
清領時代的台灣,北部山區不是幾年遇到一次幾小時的下雪而已,而是連續很多天的積雪。康熙35年(1696年)出版的《台灣府志》中,「雞籠積雪」為台灣八景之一。同治年間《淡水廳志》的提到的「淡北八景」裡,也有「屯山積雪」這一項。
但不只是雞籠山與大屯山有積雪,馬偕博士(George Leslie Mackay)1893年1月17的日記裡甚至記載,海拔616公尺的觀音山都下雪了。他是加拿大人,當然看過雪,可是出生在台灣的小孩沒見過。因此還特別上山裝了兩大桶的雪,帶回家給孩子看。
其實不用講到這麼遠,把哆啦A夢的時光機,拉到40年前就好。因為本魯從小就住在北投大屯山下,1970年代讀五專時,上去大屯山的復興三路,還沒有小6公車,山上住家裡更有沒電話。下雪時我的國中同學,都是悠閒地走下山來,找我們散步去他家去賞雪,快中午了雪都還在下。
從前的天龍人要賞雪,真的不必像現在這樣,天不亮就要趕著去人擠人,到了大白天,依然能悠哉悠哉的走路上山,更不用勞動波麗士大人去管制交通。
教官為何敢嗆教育部?
其實從前的台灣比今天冷,也不用這麼麻煩,去翻什麼府志廳志,更不用對照名人日記,翻一下本魯當兵時的日記,1983年底到1984年初,也就是像現在這樣,半個月連續三波寒流,整天氣溫都在十度以下。那年代金門的阿兵哥,都只能穿單薄的小夾克,除了偷偷喝高粱酒禦寒以外,還真的沒任何其他「奧步」。
然而戒嚴時代在外島當兵,很倒楣的遇到「負北極震盪」,由於我們的身分是義務役軍人,也就乖乖認命了。但即使是學生,因為學校裡「訓導處」(現在改名為「學務處」)都還有教官室,職業軍人擔任的教官,對學生的服裝也有嚴格規定。
如今回想起來,冬季十度以下的低溫,只能穿單薄的卡其布大學服,尼龍布的白襯衫必須繫上黑領帶,當然禁用圍巾,每天早上準時八點在操場升旗,那年代的高中或五專生,真的要耐寒又耐熱,才有可能活到今天。
只是沒想到解嚴三十多年了,高中裡依然還有教官,甚至還存在著戒嚴時代的服裝管制。2021年1月15日《新頭殼》報導〈穿帽T禦寒竟遭教官嗆「去教育部上課」 邱顯智:教官大還是教育部大?〉:
「近來寒流輪番報到,日夜溫差大,卻有學校規定學生不得在制服外增加禦寒便服,對此教育部國教署已聲明,只要學生主觀覺得寒冷,學校就應開放校服內外均可加穿保暖衣物,若學校禁止,就是違反規定,會對學校行政指導。
不過新竹高工仍傳出學生被教官嗆『若要依照教育部的規定,請去教育部上課!』引發熱議。時代力量立委邱顯智就嘆『暖陽也驅散不了的校園威權』,質疑到底還有多少學校像新竹高工一樣無視教育部規定。……」
僵化的服儀規定何時能改?
這三年來只有這個月遇上連續三波寒流,有幾天氣溫甚至降到十度以下。雖然教育部日前再次重申,根據「高級中等學校訂定學生服裝儀容規定之原則」第4點第1項第3款,學生得依個人對天氣冷熱之感受,選擇穿著長短袖或長短褲校服。
因此像這幾天,當白天氣溫都不到十度時,學校應開放學生在校服內或校服外,都可以加穿保暖衣物,例如便服外套、帽T、毛線衣、圍巾、手套、帽子等。學校應開放學生在校服內外,都可加穿保暖衣物,例如便服外套、帽T、毛線衣、圍巾、手套、帽子等。
但據台灣青年民主協會1月14日發布的「高中以下禦寒衣物外穿調查」,短短一天共計1,438位學生填寫,包含853間公私立國中小及高中職。
該協會初步彙整統計結果發現,違反教育部規定的學校達 84.3 %,其中更有54%的學校無論氣溫幾度,都禁止學生將保暖衣物穿於校服外。另外除禦寒衣物外,許多學校也限制學生戴圍巾須事先申請、禁止戴毛帽、手套等,全都違反教育部於本學期新訂服儀原則的要求。
尤其是該協會甚至直接點名,有近十名新竹高工學生在表單中提到,因近日學聯會積極向學校爭取依照教育部規定開放帽T,教官於昨日升旗時,公開喝斥要求學生「照著學校規定走,依照民主程序改規定。若要依照教育部的規定,請去教育部上課。」台東也有高中學生反映,穿禦寒衣物遭體育老師罰伏地挺身。
另外據媒體報導,圍巾部分有屏榮中學、仰德高中國中部、慧燈中學、慈大附中等校完全禁止攜帶。必須事先申請的則有聖功女中,必須限制顏色的有曉明女中限白色、私立復興實中限藍色或黑四、靜修高中及金陵女中限黑色或白色、淡江高中及聖心女中則限只能單色。其他要求圍巾必須塞到衣服或外套裡,則有華盛頓中學、新民高中。或是限制只能買學校圍巾來戴的為曙光女中。
至於帽T,許多學校仍有限制。例如南光高中羽絨衣限素色、崇光高中保暖衣物限黑白、恆毅高中帽T限黑白灰深藍、新竹高工禁止穿帽T。完全禁止毛帽的學校則有士林高商、衛理女中、三光國中、中華藝術學校、慈大附中等。
教官為何依然存在於校園?
職業軍人會出現在校園裡,甚至成為學生服儀的管理者,這是戒嚴時期的餘緒。歷史上提到兩蔣政權流亡來台後,他們父子統治台灣的那38年,往往都稱為「戒嚴時期」。
「戒嚴時期」這名稱,有當時的法律依據,所以是官方認可的正式名稱沒錯。但如果就合理性來討論,其實稱為「威權統治時期」會更恰當。
戒嚴(Martial)就是軍事統治,但一個國家的政體,究竟是民主、專制或威權,卻不見得與戒嚴有關。民主國家的海外領地,例如美國在古巴的關達那摩灣(Guantanamo Bay),就像台灣之前控制的金馬外島,離自己的首都遠,離敵人卻近,所以會有長時期的軍事管制。
南韓全斗煥、印尼蘇哈托,或是中南美及非洲等第三世界國家,職業軍人發動軍事政變,把民選的文人政府推翻。然後宣布戒嚴,軍人以「平亂」為藉口,假借軍事任務而燒殺姦淫劫掠。台灣228事變後的戒嚴,比較類似這狀況。
但1950年代後台灣的戒嚴時期,說穿了就是兩蔣父子的威權統治,各種侵害人權的惡行,與戒嚴(也就是軍事統治)關係不大。確實也沒有國家像台灣這樣,一面戒嚴,一面又定期選舉的。況且兩蔣父子也不可能長期把司法權或行政權,這麼放心地交給職業軍人。
戒嚴時期職業軍人的待遇不高,被拉伕來台的老芋仔比牲畜更慘,連交配權都被剝奪。真正的戒嚴,軍人會是土皇帝,沒這麼淒慘落拓的軍人。話說回來,就算是惡名昭彰的警總,裡面大多數的老芋仔,也只是看守橋樑隧道的武裝保全,沒有政治任務的。
同樣的,學校裡的教官,也不可能像是《返校》裡翠華中學的白國鋒。白色恐怖的特務抓人,當事人就是秘密失蹤,不會在全校師生面前表演的。兩蔣父子的戒嚴與智利軍頭皮諾契特的戒嚴,完全兩回事。
1973年政變後掌權的智利軍政府,17年裡濫殺無辜,但和平的將政權交給左派民主政府後,皮諾契特依然擁有司法豁免權,甚至保有參議員職位,民主政府也不敢追究這些軍人,因為軍方依舊隨時有能力發動政變,重新掌權。
可是台灣這現象就更奇特了,兩蔣才是絕對的掌權者,軍人在戒嚴時期的社經地位不高,解嚴後也沒有發動政變的實力,但荒謬的戒嚴體制卻始終殘存。校園裡廢不掉教官的主因,竟然不是來自軍方,反而是私立學校董事會與一些封建觀念濃厚的家長團體。
台灣到底還有多少所的「翠華中學」?酷寒的冬天,僵化的服儀規定,再次暴露了台灣解嚴後依舊殘存的荒謬。

                              
               
                  
               
               
【內容來源】:https://newtalk.tw/news/view/2021-01-16/524175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排行榜
Copyright   ©2020  HK.CHA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