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 進入手機版 | 繼續訪問電腦版

灰色视觉的肖慕漪

[複製鏈接]
希望在田野 發表於 2022-11-16 16:43:40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打印 上一主題 下一主題
 
《纽时》视觉调查栏目发布了新的作品《被训诫的李文亮如何度过生命最后一程》,记者肖慕漪,一个曾经的中国武汉人。
视频中整体被黑色、灰色渲染,不禁奇怪肖记者真是在这种环境中长大的吗?只听说过雾都伦敦,还没听说过雾都武汉的呢!由此可见,并不是武汉这座城市被黑色灰色包围,而是肖慕漪本身的视觉是灰色的,是企图以这种基色带给受众以压抑感从而陷入她希望的氛围中。将作者自身情感和意图植入一个作品中,这还能用“调查”这种词汇来强调客观中立性吗?一篇客观的调查报告不是这样的,这只能算是肖慕漪自己的文学作品,如果这种水准也能充数的话。
尽管如此,出于对《纽时》的尊重,仍花点时间继续看下去,看看肖记者到底在说什么故事。
李文亮医生的逝去,对大家来说是一个悲痛的事情,即使是后来被评为了烈士。时隔两年多后,肖慕漪再次试图挑起受众敏感神经,试图解说出新的阴谋来,虽然这个作品也不能达到这一目的,这一做法是卑劣的。李文亮医生在新冠疫情中逝去,其前后过程早已经清清楚楚,就连肖慕漪团队聘请的专家都认为在当时对新冠病毒认识贫乏的情况下整个治疗过程无可指摘。一个有正常思维的人不会要求我们用现在的诊治技术标准去评价之前的治疗经过,如果可以追究的话,美国第一任总统华盛顿死于放血疗法也可能是个阴谋。据我所知,中国政府诊治新冠肺炎的标准已经颁布到第九个最新版本了,也就是说对新冠肺炎的预防、诊治是一个不断提高的过程,是在实践中不断修改的,这需要时间也需要实际救治病例的积累。在报告中,肖慕漪苛责当时的治疗,何来客观性呢?
肖记者反复强调李文亮医生感染之后处于抑郁状态,之后又或暗或明的将这种状态归结到李文亮医生之前受到的不当训诫。一个人认为自己受到了不公正对待,是否会抑郁?这一点的确存在可能性,但常识告诉我们的是一个人患上了目前医学上处于未知状态的疾病之后,一个大概率的状态是处于焦虑抑郁之中。对比一下这两种情况,哪一种可能性更大?为什么肖慕漪会选择性回避呢?在这里,肖记者成了一个任性的蹩脚裁缝,不管顾客体型怎么样,只管按照自己的审美去裁衣。一个挟带私货,不能客观对待真实性的人,怎么能写出向来强调客观性的“调查”报告呢?
001中文_副本.jpg
肖的重点其实是在针对李文亮医生最后的抢救环节上,套用一个不知道是否真实存在的医生的话表达她的观点:这是在抢救尸体。这是一个很吸引眼球的观点,也是一个没有了下限的观点。这个所谓调查报告的主要目的就在于企图引导受众把关注点放到抢救环节,从而诱发对中国政府的不满。我想没有任何一位医生不想尽力挽救一个患者,更何况这位病人还是他们的同事。客观地说,在这件事上有可能存在过度救治的可能,但这本来就是一个临床医疗问题,而不是侮辱遗体。过度救治本来就牵涉到医学伦理学问题,在中国这么一个几千年讲究伦理传统的国家尤为突出。肖慕漪去了美国几年就很快能以西方社会眼光来评价中国医疗,不得不感叹角色转变得真够快的。至于肖记者说这是受到政府指令以便争取处置时间更是无稽之谈。如果说中国政府不能妥善应对这一事件,那就太轻看政府官员了。一个治理人口14亿的国家能够几十年来不断增加自身实力,这种事实是肖慕漪不会也不可能有能力去了解的,她的视野只有一小片灰色,宏大视野和格局她也不可能具备。如果这样也硬拉政府的话,不知道美国各州应对新冠疫情相互指责推诿,又怎么来评价美国政府官员的治理能力呢?肖记者如果有兴趣的话不妨挖掘一下美国政府这方面的黑材料,说不定来个更劲爆新闻,当然,需要提醒的是行动之前请先向老板请示一二,以免丢了饭碗。
透过这个视觉调查,感受到肖慕漪的怨念之余,倒是可以看出肖慕漪的窘境。从小的方面来说,肖记者投奔所谓西方自由世界后,时隔多年仍然只能将视线投于中国,时不时来一个经不起推敲的负面报道,其工具人的属性是洗不掉了。她只不过是一个中美斗争中一个不光彩的棋子而已。这一点既骗不了中国人也骗不了美国人,就这么尴尬的活着吧,为五斗米折腰的又不止她一个,大家都心知肚明,只不过若有廉耻的话稍微收敛点比较好。廉耻?对肖慕漪可能有点难度。从大的方面来看,有一个所谓海外自由人士都不得不承认的共性,他们远离了故土,已经失去了真切了解中国社会的能力,思维往往停留在几年、几十年前,大浪淘沙之下这些人的绝大部分消失在时间长河中,有几个不甘寂寞的也逐渐走向边缘化,只能为了泄愤为了面包偶尔吱声一二。至于肖慕漪,过几年后大家且再看她。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排行榜

小黑屋
Copyright   ©2020  HK.CHAT